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那個號稱要與茅臺平起平坐的郎酒要IPO了

      那個曾號稱要與茅臺平起平坐的郎酒要IPO了。

      2020年6月5日,證監會網站披露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郎酒”)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招股說明書。

      根據招股書,郎酒擬在深交所發行不超過7000萬股,募集資金將主要用于優質醬香型白酒產能建設項目、數字化運營建設項目、企業技術中心建設項目、優質濃香型、兼香白酒產能建設項目等。

      事實上,這并非是郎酒第一次意欲進軍資本市場。早在2007年,郎酒便有意謀劃上市,但最終因種種原因未能上市;2009年,郎酒再次恢復上市打算,隨后又再度擱淺。

      如今,伴隨自稱“兩大醬香型白酒之一”的郎酒走向臺前,隱秘在背后的郎酒掌門人也揭開了神秘面紗。根據招股書,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為公司實控人,前五大股東分別為汪俊林控制的郎酒集團、汪俊林、CGL、汪俊剛(汪俊林兄弟)與博裕三期。

      汪俊林是一位頗為傳奇的資本大鱷。其不僅曾使多家企業“起死回生”,更是建立了龐大的商業帝國,資本版圖橫跨了地產、金融、醫藥與文化旅游等眾多領域。

      根據郎酒2019年的年利潤與茅臺的PE值預測,如順利上市,郎酒上市后總市值可達約800億元。由于汪俊林共持有郎酒76.70%的股權,汪俊林的身家也將有望超過600億元,成為中國酒業首富。

      年收入近百億,沖刺“醬香酒第二股”

      作為醬香型白酒的主要代表之一,郎酒正在快跑進入白酒百億陣容。

      根據郎酒招股書,2017年至2019年,郎酒股份營收分別為51.16億元、74.79億元、83.48億元,同期增長分別為46%及12%;凈利潤分別為3.02億元、7.26億元、24.44億元,同期增長分別為140%、237%。

      其中,2017年-2019年,郎酒高端及次高端產品線的銷售總收入分別約為20億元、38億元、53億元,整體占比分別為40.09%、51.46%、64.07%。換句話說,郎酒高端及次高端產品已成為郎酒整體銷售收入的半邊天。

      而這種產品策略也契合了國內白酒市場整體消費升級的消費新常態。招股書提到,隨著中國中等收入群體的擴大,中高端價位的白酒銷售規模將進一步擴大,有著良好品牌影響力以及優質產能的知名白酒生產企業預計將從產品結構升級中受益。

      招股書顯示,郎酒的產品結構分為高端白酒、次高端白酒、中端以及中低端白酒。出廠價大于等于500元/500ml為高端產品,以青花郎為核心代表;出廠價300至500元/500ml為次高端,以紅花郎為核心代表;出廠價40-300元/500ml為中端,以郎牌特曲、小郎酒為代表;出廠價小于40元/500ml為中低端,以順品郎系列為代表。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郎酒與茅臺酒同為醬香型白酒,郎酒在品牌建設與發展目標上也常常比肩茅臺,但在營收方面,郎酒與茅臺卻相去甚遠。根據茅臺最新披露的年報,2019年,茅臺營收為888.54億元,是郎酒當年營收的十倍左右。

      “在國內醬香型白酒行業里,茅臺是行業老大,郎酒次之,彼此的產品各有特點。”郎酒董事長汪俊林曾在采訪時表示,郎酒沒有要趕超誰,踏踏實實把自己做好,最終還是消費者說了算。

      眾所周知,作為中國底蘊最深厚的傳統產業,白酒行業普遍采用經銷模式進行商品銷售,郎酒也不例外。根據招股書,報告期內,公司采用經銷為主的銷售模式,經銷模式的銷售占比分別為96.82%、96.66%和96.38%,經銷渠道整體運營保持穩定。

      不過,郎酒也曾因向經銷商過度壓貨的傳聞飽受市場詬病。據悉,有白酒經銷商坦言,除了茅臺外,白酒企業都有向經銷商壓貨的行為,而郎酒的表現尤為突出。

      對此,汪俊林曾在公司經銷商大會上表態稱,“對經銷商過度壓貨的問題,商家朋友有權抵制和向公司舉報。”與此同時,汪俊林還數次強調,“郎酒以后不能過度壓貨,要讓經銷商賺錢,要獎勵和培養優質經銷商。”

      另外,為提高銷售規模,郎酒還乘著互聯網營銷的成長東風積極建設電商渠道。招股書提到,郎酒在天貓、京東、蘇寧易購等大型電商平臺上均開設了自營店,直接面向終端消費者,進一步拓展了銷售渠道。

      汪俊林實際控股,揭秘“資本大鱷”背后的商業帝國

      回看郎酒的發展歷史,某種程度上,汪俊林稱得上是掌控郎酒命運的靈魂人物。

      公開資料顯示,郎酒廠位于赤水河中游的四川省古藺縣二郎鎮,與上游隔河相望的貴州茅臺村相距只有四十公里。從漢代的“枸醬酒”到宋代的“鳳曲法酒”,從“回沙工藝”到“盤勾勾兌”,郎酒傳承一千多年的釀造古法,形成了味道不同于茅臺酒醬香的”濃中帶醬“的獨特香型。

      作為中國的傳統名酒,郎酒的銷售額曾一度位于白酒行業前列。然而,自1998年來,由于品牌意識模糊,郎酒的銷量開始大幅下滑,甚至陷入虧損狀態。

      2002年,郎酒進行改制。這次改制,汪俊林實際控制的寶光集團以4.9億元的交易對價“抱得美人歸”。從此,郎酒步入了“汪氏時代”。

      根據招股書,汪俊林通過郎酒集團間接持有公司61.70%股權,直接持有公司15.00%的股權,合計控制公司76.70%的股權,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郎酒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上虞网